博主资料

东大Psy
  1. 博主:东大Psy
  2. 职位:班主任
  3. 简介:心理咨询师的培训是一次重大的心灵成长之路。在培训教材里,会讲到对生活有实际指导意义的最实用的知识。心理咨询师的国家职业资格证书,是从事心理行业的国家法定证书,只有取得此证书才能合法的从事心理咨询工作。心理的学习会使你的人生从此开始变得辉煌、精彩。
  1. 今日访问量:40
  2. 昨日访问量:0
  3. 总共访问量:70954

最新评论

暂无内容

正文

如果你想学会爱自己,那就试着别犯这10个错误[2016-05-31]

文:高浩容|壹心理专栏作者

正确的心理治疗能令人感到被爱和有能力去爱人,使每一个人变得有自信和更坚强,并且更有能力去处理自己生活上的大小事情,做自己真正的主人。

─玛莉.派佛(Mary Pipher)

近年,心理咨询逐渐为人们所重视,但弄巧成拙的心理咨询,非但无益,反倒有害,甚至造成社会问题。

我曾几次接到来信,有些民众分享自己的咨询经验,问我是否他所经验到的是专业、正派的咨询历程。甚至有人直接点出和咨询师之间的纠纷,或者因为咨询而导致出更大的痛苦等情况。因为我不是他们的咨询师,在未深刻了解情况下,不能做定论。

可是这也提醒我,「该如何选择咨询师」对寻求帮助的民众而言是个大问题。另一方面,从事咨询的专业人士该如何自省,好保证咨询的素质,在咨询师不一定搭配督导,进行客观考核的情况下,如何把握内心的那一把尺,对咨询师来说也是一门挑战。

诚如卡尔.罗哲斯(Carl Rogers)等人本主义心理学家和咨询师所说的,咨询是在咨询师与来谈者的关系中,彼此的互动中,朝个人整全的方向进展的过程。光靠咨询师单方面的投入,咨询无法开展,并且不当操纵咨询关系,会对双方都造成心灵与实质利益的危险。

对此,哈佛心理学教授玛莉.派佛提醒在着作《爱是回家的路》(The Shelter of Each Other)提出十点「心理咨询师最常犯的错误」,底下跟各位朋友分享这十点原则,希望我们都能通过派佛的分享,更了解咨询、相信咨询,并恰当的使用咨询资源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这十点既适用于咨询师,也适用于其他行业。亦适用于每一个人在愤懑时,藉这十点反思自身对于爱、依赖与心理咨询的某些认知错误。

〔十点心理咨询师最常犯的错误〕

1.家庭是所有问题的主导因素

爱因斯坦曾说过:「我们的理论决定了我们观察的对象。」

如果我们今天要探讨一个人心理不正常的原因,我们总是往「他的父母到底对孩子做了什么?」吹毛求疵下总能找到几点可以责难的地方,因为父母不可能什么都做「对」。相反地,我们会因此忽略父母对于我们在精神方面的支持,给予爱的力量。并且一味朝父母身上追究原因,客观地看,忽视了社会及文化上的负向压力。(可参考我写的一切都是父母的错”,正在毁灭我们的社会一文。 

其结果可能造成「我们将只能获取片面的事实」,失去问题的焦点;「加重来谈者的『受害者』心态」,让来谈者积怨更深。

2.心理治疗的性别歧视:女性总是受到较多的责难

最近有一篇纽约时报的专栏文章,谈及总统候选人希拉里.柯林顿为何民调低落。[1]其中不难看出希拉里各种勤勉、负责、强悍的形象,反而让选民觉得她是一位职业政客,民调甚至有选民用「不可轻信」(distrustful)形容希拉里。

派佛谈到过去心理治疗有将女性视为代罪羔羊的倾向,如「独立」、「权势」方面的自信与果敢,向来被冠以正面意义的诠释,认为是健康的东西。和女性性格相关的如「分享」、「亲近」则被视为弱势与神经质的描述。并且一个家庭其他成员心理健康,其责任都连结到女性身上。但现代女性往往在外跟同性与异性拼博,回家却又得扮演多重角色的责任,结果默默承担非但没有赞誉,还多了责难。

当女性──尤其母亲──被偏颇的视为家中成长的罪魁祸首,那谁来关怀女性本身的身心健康呢?

3.心理治疗曾经常把正常的人性经验病理化,因此教导一般人一种「痛苦需要有一套解释」的想法和态度

凡事将问题或经验病态化的结果是,一个家庭在接受心理治疗之后,往往也因为苛刻的检视和隐私的被侵犯,而变得不堪一击。好比将「受苦」用某些心理学方面的名词分类后,反而将「爱」之类的价值,转为负面的东西,让人对健康的爱产生了混淆。

好比一个关于佛祖的故事,一个女子抱着死去的孩子找佛祖,希望能让孩子死而复生,佛祖告诉女子「在村子中找到一个没有受过苦的人,向他要一个芥菜种子,我就让你的孩子死而复生。」最后这名女子没有找到芥菜种子,但她发现每个人都会受苦的经验,甚至比她自己受过得苦更凄惨。

派佛说:「受苦是人之常情。」如果将悲伤全看成变态的忧郁,只会将问题更加琐碎化,让来谈者更觉得自己无助,反倒不敢面对或解决问题。一旦逃避养成习惯,倒有可能让人更加陷入一种无法自拔的痛苦中。

4.心理治疗经常将重心放在人的弱点,而非「恢复力」

破佛以加州秃鹰为例,牠们的雏鸟必须用自己的力量啄开蛋壳才能降生,力道不足的就会活活死在蛋壳中。有研究员帮助那些啄不开蛋壳的小鹰破壳,结果这些轻易破壳的小鹰往往很快死去。

作家怀特(T. H. White)说:「人在悲伤时最值得庆幸的事便是能自悲伤中学习到一些事情。」

咨询的作用包括情感上的安慰,但那只是过程,不是主要的目的和结果。咨询帮助一个人能够面对痛苦经验,整合出处理问题的个人能力,培养面对逆境的恢复力和免疫力,这也是一个人建立自信的来源。 

5.心理治疗的一些方式曾经为求诊的人制造更多的问题

6.的确有些专业人士滥用职权*

当一位来谈者宣称「我之所以一直失业,是因为我的边缘性人格造成。」这仅只是状态描述,甚至这描述可能并不正确,且一来无法呈现一个人的独特性,并且给人一种「知道病名等于解决问题」的错觉。

心理咨询有所谓「二十六条法则」,也就是一次咨询上的大意、失败,往往需要二十六次治疗才能使来谈者重新导入正轨。

对咨询的危害,咨询师需要对自己的权责和影响力有所警惕,好比给来谈者的病征贴标签,往往就是造成偏差问题的开始。使来谈者感觉自己的病征存在,逐渐失去生活的自主性,以及解决困境的责任感。

7.心理治疗加强了病人的自恋倾向,并且不重视道德责任

8.心理治疗经常混淆「道德伦理」与「精神健康」方面的问题,对于「善意的慈悲」和「承担责任」界线不清* 

心理治疗不仅只是一种俗人的告解,好像把丑事都说出来,咨询师原谅我,结束咨询后我又能心安理得做同样的事。

某个层面来说,人的「愧疚感」是人自省的来源,尽管有时会造成自我厌恶等负面影响,但那也是一个人在诱惑中秉持伦理道德,在行恶后能改过迁善,在个人生活中顾及群体和谐的内在动力。

因此今天咨询中,在处理类似内疚感的负面感受,不只是以「去除」这些感受为目的,还需要探究这些感受背后的种种原因,学习如何运用理智,合理运用与处理感受与行动之间的作用。

咨询当使我们不失人的良善,因为这是人格健全的一部分,而一个人格健全的个体,对于维持一个有益身心社会环境,具有互为表里的作用。

9.心理治疗过份重视个人的救赎,并非团体的福祉

派佛说:「如果马丁.路德和肯尼迪都得『完全』治愈自己的心灵,才能真正为社会做点什么,他们这一辈子忙着找寻心灵上的安适就好,根本没时间为别人做事。」

从人本主义学派的角度来说,没有人的心灵是完全健康的,就像每个人身上多多少少有点小毛病,但这些无碍于生活的基本活动。因此进行咨询,并不意味着一个人在生活上就彻底瘫痪了,反而和社会脱节,和正常的生活彻底分裂,有害于一个人的心灵复健。

在我个人的咨询经验中也是如此,就像电影《让爱传出去》(Pay It Forward),一个对爱绝望的人,往往单一的支持和安慰并不能使他站起来,有时只是让他变得依赖。反倒让他有机会去帮助他人,感受自己还有付出的力量、爱的能量,更能让他重新认识爱,调节心灵的伤。

10.心理治疗经常强调治疗本身比生活更重要

心理咨询师的力量很大,其角色不是帮来谈者做决定,而是帮来谈者学会自己做决定。但咨询无法取代家庭,正如咨询师无法取代家人。

咨询使我们心灵得到宽慰,进行自我觉察,乃至自我的心灵重建,但咨询无法取代生活本身。

咨询的终点是「结束关系」,就像父母看着孩子独立,给予祝福,尽管这会有些情感上的不舍与拉扯。但最终心理咨询的意义,就在于让来谈者重新回归生活。

终究,咨询是咨询师的工作,帮助来谈者渡过难关,但和家人、爱人、朋友放在一起,咨询师的重要性应该排在最后一位。不过份夸大,或是让来谈者养成不必要的依赖,这是咨询师应有的自觉。

〔结语〕让我们共同努力

有时候,我会知道我身边有两个世界:一个是衣食无忧,一路平顺;另一个是劳碌奔波,翻转困难。两个世界的人,有时会互相流动,有些交集,但是有些却会互相看不到,就像两条并行线。[2]

我们都活在两个世界,或者说我们有两个自我,同时住在两个次元。

你可以选择只看其中一个世界的真相,变得愤世嫉俗,但当一个人耗费庞大的心力与时间去责难那个世界,会使我们忽略还有另一个美好的世界。

通过自我成长的方式,将心中美好世界的光明,传递至另外一个世界。这是一种自我整合,也是咨询能够提供的引导方向。

诚如派佛所说,「咨询师不是圣人。」咨询师难免会犯错误,所以需要孜孜不倦的学习,我知道不少咨询师花在阅读、参与课程、接受督导的费用占了收入很大一部份,这些努力都为了能够减少错误,尽可能的帮助来谈者。

好的心理治疗是一种有意义的互动,每个人都很重要,而每个重获新生的个体,他们又会为社会、家庭各个层面带来正面影响。这需要咨询师、来谈者,以及生活中许多人共同关怀、彼此尊重,经过共同努力所能获得的成果。

从事咨询,让我通过来谈者看见生命的脆弱,却也看见生命的坚韧;见证生死爱欲的折磨,却也屡屡见证来谈者向我展现他们:生命的喜悦死亡的宽慰爱的勇气,以及从心所欲不踰矩的智慧。

就像我第一次看见一位母亲,用她饱含奶水的乳房哺育孩子。如果我们只看她娇小的身子,因怀孕而划上的妊娠纹,她是如此脆弱而需要人们的帮助。事实上,她的母性力量远远凌驾于外在所见的框架。

咨询确实能为我们带来实质帮助,但我们得谨慎的选择帮助对象,因为这份力量若是使用不当,可能摧毁我们。更重要地,我们并没有自己想象的脆弱,咨询师也不是万能的巫师。

生活从来不是容易的一件事,我们都是生命的旅人,背负着我们身肩的角色与责任踰踰前行,在挫折与痛苦中成长。在这当中,我们得反思自己在家庭、社会等关系中应扮演的角色──不只是咨询师──我们每个人都有很强大的力量,能改变我们自己,改变他人,塑造我们生活的悲喜面貌。

阅读(661) ┆ 评论(0)
发布评论

验证码: 看不清换一张
站群导航

辽师校区:大连市沙河口区天宝街12号四层

东财校区:大连市沙河口区杨树街35号一层 

邮箱:dongda2007@126.com

官方微信
手机网站
技术支持: 大连东大人才管理服务有限公司 | 管理登录